天下二

第一章 女友背叛

慧鹰很不明白,组织上为什么派自己来监控这个叫做李琰的高三学生。

    她叼着烟,看着这个还算是帅气的目标提着文具袋走出高考考场。

    “李琰!”

    一个女孩在后面叫着他的名字,脚步匆匆的追了上来。

    阳光下她的马尾辫一跳一跳的,让李琰的心也晃荡起来。

    “肖然,你考的怎么样?”

    “还好!”肖然不自然的笑了笑,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,怯怯的声音从黑发间飘出来。

    “李琰,我们分手吧!”

    笑容在李琰的脸上凝固,他怀疑是不是头顶的太阳太毒,晒的自己出现幻听了。

    整个高三,都是在她甜甜笑容,温柔话语中扛过压力的,不是说好了要报同一个大学,然后余生永远在一起吗?

    “对不起……之前怕影响你高考,始终没有说……”肖然轻声说道:“一个月前,我就和魏东在一起了!他家里会送我们一起去澳大利亚留学。以后……估计我们不会再见面了,这个还给你……”

    魏东……隔壁班那个家里开着房地产公司的家伙……难怪啊……

    李琰痛苦看着肖然摊开的手掌,上面是一串石榴石的手链,虽然并不值钱,可是它见证的是自己的初恋啊!

    “我爸妈都是普通工人,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的话,我这辈子都只能这样了!”肖然认真的说道:“李琰,你是个好人,可你是个孤儿,帮不到我的。”

    “闭嘴!”李琰暴喝一声,吓了肖然一大跳,看着李琰瞬间狰狞起来的脸,她的手一哆嗦,那串石榴石手链掉在了地上。

    李琰的脸孔铁青,用力攥紧了双拳。孤儿这两个字,是他的逆鳞,他宁愿相信,十年没有音讯的父母,还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。只是由于某种原因无法来看自己!他可以是弃儿,绝不是孤儿!

    李琰瞪着肖然,努力压抑下心里那种想揍人的冲动,深呼吸后,转身一步步离开,看着他孤独沉重的背影,肖然心里一酸,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。

    李琰尚未走远,一辆奔驰停在肖然的旁边,魏东摇下车窗:“宝贝,上车!”

    肖然飞快的抹去脸上的泪痕,冲着魏东露出甜甜笑容,拉开车门上了车。

    魏东搂住肖然霸道的一推,让肖然惊呼中倒在座位上,他俯身压住肖然柔软的身躯,盯着她还有些红肿的眼睛:“怎么,舍不得?”

    “哪有啊……是眼睛进了沙子嘛!”肖然掩饰道。

    “刚子……”魏东探身凑近司机的耳朵,小声说了一句话,回身坐好,抱起肖然,让她坐在自己腿上。

    “我还是有点生气,怎么办?”魏东的脸贴的很近,鼻尖几乎碰到了肖然的脸。

    肖然并没有躲避,事实上她已经把第一次交给魏东了,自然不会再抗拒这种程度的亲密。

    她的红唇在魏东嘴唇上飞快的啄了一下,甜笑道:“小气鬼,这样行了吧……”

    “当然……不行!”魏东眼中闪动着得意的光芒,低头亲住了肖然雪白修长的脖子。

    他的手在肖然的身上游走,肖然目眩神迷,没有发觉车速已经慢慢降了下来。

    “我们分手吧……你是个孤儿……帮不到我的……”

    肖然的话还在耳边回响,李琰痛苦的走在骄阳之下,忽然发现一辆很长的轿车在自己身边并排着缓慢行驶。

    这辆轿车的后车窗缓缓降下,李琰就看到了肖然在魏东怀里高高扬起俏脸。

    车窗开后热浪涌进来,肖然感觉到热风扑面,茫然睁开眼睛,就看到魏东得意的斜睨着窗外,车窗外的李琰咬紧牙关,脸上的肌肉在不停的抽搐着。

    浑身的血液似乎都涌上了脑袋,李琰愣愣站在烈日下,都没注意到奔驰在前面掉了个头,车头冲着他撞了过去……

    呵呵,很狗血的戏码啊……慧鹰叼着烟盯着这一幕,并没有任何的行动。

    组织的规则一向严苛,监控就是监控,并不包括干预。

    尖利的刹车声中,奔驰的车头贴着李琰停下,车内的肖然脸上苍白,小手捂着红唇浑身颤抖。

    她的这副模样让魏东醋意难平,拍了拍司机刚子的肩膀,冲着李琰努了努嘴。

    刚子会意一笑,推开车门下了车,揪住了李琰的衣襟。

    “你特么是不是想碰瓷啊?”

    李琰用力攥紧双拳,他如何不明白,对方根本就是故意找茬!

    怒火在他胸中翻涌,肖然的背叛已经在他胸口狠狠插了一刀,但是他也明白,肖然说的很对,魏东能给她的,自己给不了。

    好,那就让她跟魏东走!你开心就好!

    可是为什么魏东还要这样不依不饶?因为我穷?因为我是孤儿?还是因为我的退让?

    这个世界,真的是这样现实吗?

    “爷问你话呢!SB!”刚子一拳砸向李琰的鼻子,李琰慌乱的躲闪,被他的拳头打在肩膀上,疼的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   刚子得势不让人,扑上去拳打脚踢。开始的时候李琰还能招架两下,但刚子应该是学过散打之类的练家子,出招很有章法,李琰很快就被他打倒在地。

    刚子在李琰的身上狠狠踢了几脚才上了车,奔驰轰鸣着远去,李琰缓缓爬起来,擦了一把鼻子冒出来的血,蹒跚着朝着家走去。

    李琰的家在一个非常老旧的小区里面,有点类似于筒子楼的结构,他掏出钥匙正在开门,旁边的门忽然开了。

    一个明眸皓齿的长发女孩拎着一袋垃圾走出门,看到鼻青脸肿的李琰,不由楞了一下。

    “额,你……好……”她很快恢复了正常:“你受伤了啊,我这里有碘酒,要不要擦一下!”

    这可能是今天来自于外界的唯一善意,李琰挤出笑容:“不用了,谢谢!”

    “我叫安弈秋!”女孩弯着眼睛对他笑,露出两个浅浅的小酒窝。:“刚刚搬到这里,以后大家就是邻居了!”

    “嗯,我叫李琰。”李琰有点纳闷,这漂亮妹子怎么会来这个破旧不堪的环境住啊?

    “对哦,有一件事要跟你抱歉。”安弈秋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我晚上会工作到很晚,可能会有一些声音传过来,如果打扰到你的话,请多包涵啊。我会尽量压抑的一点的……”

    “没问题,我睡觉很死的!”李琰一口答应,目送安弈秋提着垃圾袋离开,才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    他坐在沙发上,想着和肖然之间的点点滴滴,心里不免难过。可是在这座城市里面,他没有任何可以倾诉的朋友和亲戚,只能把所有的伤心都自己扛下来。

    这就是所谓的孤独吧……

    李琰在沙发上发着呆,时间飞快的流逝,城市的灯火次第亮起又一一熄灭,从喧闹到万籁俱静,李琰才脱了背心,冲了一个冷水澡,光着膀子正要睡觉,忽然听到隔壁传来安弈秋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