妃常狂妄:妖孽邪王宠在怀

第1章 上古通天神物

七千二百年

    凛矆大地

    云霄国

    萧风瑟瑟,黑云压城。乌云密布似厚重的沙尘席卷而来。

    天象异秉,昏暗欲沉,似有狂风巨浪风驰前来。

    干旱数月,突遭狂风席卷,世人皆称,此乃水神发怒,欲水淹云霄国土,传言溢出,人心惶惶。奔走相向,拜求水神,福佑云霄。

    丞相府

    灯火通明,张灯结彩,本是喜庆之气,理应有条不紊,可府内现在乱糟糟,人流乱窜,时而听见碰撞哀嚎之声。

    “西苑走水啦……”

    “快救火啊……”

    ……

    嘈杂杂乱的喊叫声充斥在混乱的府邸之内,为府邸萦绕着一股阴旎之气。

    人流匆匆奔向走水处。

    西苑前挤满了人,漫天火光挥洒而来,所立之人形色各异。有慌里慌张急得跳脚的,有匆匆奔走提水灭火的,有冲屋内失声大喊的,更有人捂嘴偷笑……

    火光四溢,红澄澄一片,直扫整个庭院屋舍,火势不但没有得到削减,反而愈发强烈,只因此刻天刮强风,顺势而去,火势越发不可收拾。

    “大姐,看这火势,只怕一时半会儿灭不了啊!”一个略带文弱的声音响起,声音柔和,似一股风,轻轻飘散,听上去柔弱清凉,此人正是丞相府中二小姐柳雨彤。

    “二妹似乎在替三妹焦虑啊?”被唤大姐之人双眼紧紧锁住澎湃火势,火光扫过,一抹讥笑挂于红唇之上,声音溢出,娇柔之中带着妩媚,一丝讽刺暗暗袭上凤眼,甚是妖冶,正是丞相府大小姐柳凌霜。

    “妹妹岂敢,只是觉得大姐站立许久,唯恐累着身子,眼看熊火难灭,大姐何不回屋歇息,待火势压下来,妹妹前去禀报便是!”柳雨彤赶紧弯腰,卑躬屈膝的望着身旁的女子,急迫解释道,生怕对方一个不高兴,那便又是一场恶骂或是责备。

    这么多年来,她和三妹可没少受她的欺负。

    “妹妹提醒得是,姐姐是有些乏了,那便有劳妹妹在这里守着了,切记,可不能出什么纰漏哦!”柳凌霜用着尚未成熟,带着微微稚嫩却孤傲的声音说道。轻轻拢了拢长裙,继而转身便向自己的南苑走去。

    黑夜中看不清容颜,只能借助火光看清身形,纤纤若迪,漫步轻盈、婀娜多姿的步伐,妙曼轻盈的身姿。尽管夜幕暗垂,却也掩饰不住那玲珑的身段。

    望着远去的背影,柳雨彤软弱的眸底金光一闪,在火光的辉映下,眼底透着妒忌和埋怨。

    眺望漫天大火,火势没有半分消停之意,似要将整个西苑吞噬得一干二净。

    冷艳的瞳眸中闪现出淡淡的怜惜,却也只是一瞬间。

    三妹,二姐与你一样,遭人冷眼,受人侮辱。

    我们皆是苦命之人。

    可奈你生在了不该生的时候,挡住了别人的路,你的梦也该醒了,下辈子……生在好人家,好好过一辈子吧。

    转身离开,伤感轻浮在脸上,或许是对自己或许是对里面的人。

    煌煌大火之中,火苗四射,房屋松垮,房梁倒塌,几乎淹没了整个地面。

    “咳咳咳……”喉间似被什么东西堵住,呼吸困难,努力呼吸,却是呛鼻急喘。身体灼热,似被火焰烘烤般难受。

    悠悠睁开迷蒙双眼,却被外面的强光射得再次眯了眯眼睛,再次睁眼,顿时惊呆了。

    嘛情况?

    四处瞄瞄,全是火。

    我靠!

    要不要这样?

    大叫一声,眼瞧着一根圆柱快要倒下来,柳纤凝顾不得多想,双手撑着地面,想要爬起来,可感觉身上疼痛难忍。埋头一瞧,自己匍匐在地,一块厚木压在她的腿上,动弹不得,而且手臂向后被绳索禁锢在身后,腿上亦被绳索束缚住。

    情急之下,她急中生智,快速的解除绳索,这种捆绑方式对她来说并不是难事。

    手腕处绳索解除,她只能扭过上半身,先解开腿上的绳索,用力搬动厚木,让自己的腿快些出来。

    幸而闲暇之际练过瑜伽,跳过舞蹈,身体柔和,一百八十度转弯自然不在话下。

    这可是性命攸关,生死不由天,靠的是自己的速度了。

    动作还算麻利,三下五除二,将腿上的厚木给掰开,快速的抽离双腿,撑着地面站起来。

    只觉头部一阵眩晕,摇晃了一下脑袋,努力的使自己清醒过来,摇晃间余光瞄见刚刚快要倒下的圆柱正向自己倒来,顿时忘记了脑袋昏沉,双眼冒金花,撒腿就跑。

    速度似火箭,一射即出,飞速前进,带着飞毛腿的精神远离危险之地。

    柳纤凝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,只知道余光所见,总有火焰噗噗,紧随自己而来。

    终于跑不动了,微微偏头,火光还在。

    妈妈咪呀!

    这火也忒猛了吧!

    跟了这么久了依旧紧紧跟随,是和她有多要好啊!

    正在埋怨叫爹叫娘,扭头看去,顿时大惊。

    我去……

    敢情是自己屁股着火啦!

    顺势一拍,火势不减,反而大增。

    不行,这样灭不了火。想及此,直接倒在地上,准备在地上翻滚灭之,刚刚翻滚两下,火星灭了,可人也不见了。

    “啊……”听得一声大叫伴随着‘扑通’炸出水花的声音。

    柳纤凝哪曾想,这乌漆墨黑一阵吓跑,自己竟然就站在一个湖边,还好死不死的准备滚地灭火,火倒是灭了,只不过是掉进湖中被水给灭的。

    幸好自己会游泳,要不然今日不是被火烧死也会被这深水淹死。

    这水应该较深,她在下面完全探不到底,可见不浅。

    既然来了,就好好游游,洗洗身上的晦气。

    额……这是什么?

    柳纤凝在湖下游着,伸出去的手向后洑水,却正好抹上一个滑不溜秋的东西,不禁好奇。停顿前进步伐,定格在那里,顺着往上。

    眉梢微皱,心中腹诽,呢喃道:“难道是上古通天神物?”

    可不对啊,真是那啥不早就被开采放进博物馆珍藏起来了么?

    皱眉再摸了摸,此时只有一个感觉:滑,很滑,非常滑……

    这触感,很不错。

    柳纤凝脑袋直溜溜的转着。

    湖下面,不是上古通天神物,这么滑,难道这是鱼?

    额……不可能,鱼没这么长,还是倾斜着的,难道是什么奇异珊瑚?

    不太可能,这水明显不是海水,没有海水味道,更不可能是珊瑚珍珠了。

    顿时大失所望,可还是好奇,一路向上,手顿住了,脑袋瓜子不动了,眼珠子快掉下来了。

    柳纤凝顿时将整个脑袋露出水面,头发还湿湿的,整个贴在头皮之上。望着面前这个略微黑黑的东西,也是目瞪口呆。

    虽然是黑夜,这么近的距离还有她常年夜间行走的经验总结:这是一个人头。

    这么说来……

    刚刚摸到的岂不是……脑袋忽悠忽悠的乱窜,顿时俏脸一红,幸而被这墨黑的夜色覆盖,迷离不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