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少的萌宠娇妻

第1章 先生你好帅

A城。

    华森高级俱乐部门口,凌露和罗秋婷站在哪儿,都略显紧张神色。

    凌露低头整理着自己的粉色连衣裙,撅着嘴巴嘀咕着:“秋婷,咱们这样子进去,不会被赶出来吧?”

    “你不说谁知道咱们是干嘛的,走了啦,不然饭点儿都过了。”

    罗秋婷低声说完,抓住凌露的手,装出趾高气昂的架势,朝俱乐部里面走去。

    凌露和罗秋婷是同学,大学毕业后没找到合适的工作,在熟人介绍下,临时给‘凤麟酒店’当酒托,挣点生活费而已。

    可是‘凤麟’是高级酒店,不是一般人能消费的起的,为了能多拉些客人去吃饭,只能来有钱人享乐的地方寻找客源。

    走进俱乐部后,两个人没时间欣赏里面的奢华,很快分头行动,各自寻找要拉拢的对象。

    凌露朝左边走着,突然发现一个问题,来这里娱乐的人要么是暧,昧男女,要么是几个男人搭伙。

    她寻来寻去,也只有台球厅那边有个高挑的男人身影在独自打球,她犹豫着心说就他了吧,咬咬唇瓣,鼓足勇气朝那人走去。

    “嗨,先生一个人吗?”

    沈默寒弯下腰刚把一颗球戳进洞中,身后就传来女人的打招呼声。

    他直起身来回头看向凌露,冷峻的眸中刮过一起疑惑,鼻音颇重的“嗯”了一声,然后迈步走向台球桌另一端,继续打自己的球。

    凌露被男人的冷淡弄的有些脸红,可环顾别处,唯独这个人安静还容易靠近些。

    凌露知道做酒托这行脸皮薄儿是不行的,想到这儿就又朝沈默寒靠近,站到他旁侧后,笑着道:“先生,咱们交个朋友吧?”

    沈默寒闻言,原本弯腰戳球的动作骤然停顿,抬眸看了眼凌露,又冷冷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   沈默寒今天心情有些不好,好好的一单生意被人抢了,烦躁之余想来这儿静静,没想到会有女人跑来和他搭讪,出于礼貌,他勉强回应。

    凌露见沈默寒应声了,虽然态度冷冷的,不过没拒绝就代表着希望。

    她激动的眼神打量沈默寒,这是个五官精致俊美的男人,白色衬衫挽过手肘,笔直的黑色西裤,锃亮一尘不染的皮鞋,身材高挑的他浑身散发着高贵气息。

    凌露知道人都喜欢听好话,有钱人更是如此,见沈默寒又旁若无人地打球,干脆双手呈祈祷状,一脸犯花痴的模样:“先生,你好帅,我在这里转了一大圈,属你最帅了。”

    凌露说完,脸红红的,第一次给人拍马屁,但愿管用。

    果然,沈默寒因为凌露的夸奖放下手中球杆,很认真的看向凌露,今天的凌露就穿了条简单的粉色吊带裙,柔亮顺直的长发披在肩上,配上她白净秀气的小脸儿,给人的感觉有些青涩。

    沈默寒从来都知道自己很帅,可被人如此直言不讳的夸,破天荒头一遭,俊眉轻轻鬃了鬃,淡淡的说:“嗯,谢了。”

    沈默寒说完还想继续打球,凌露见自己这样夸他,都没能让他笑就有些急了,没等沈默寒弯腰,她又抢答似的说:“先生,马上中午了,可以赏脸吗?我想请你吃饭。”

    女酒托的招牌戏码,就是提出请男方吃饭,当然男人都爱面子,最后会抢着付钱,所以,凌露请客的话说的很干脆。

    凌露提出请客,让沈默寒稍稍一愣,突然觉得面前这个女孩儿很逗,先夸他帅,又提出请他吃饭,原来犯花痴的女孩儿比男人还色。

    不过早晨生闷气没吃饭,现在肚子确实有些饿了,反正是要吃饭的,干脆答应好了,想到这儿沈默寒双手撑到台球桌上,深幽的眼眸看着凌露,心情看似愉悦了些:“好吧,只是不知小姐打算请我吃些什么?”

    他这人有洁癖,低档的地方绝对不去。

    凌露一听此人上钩,大眼睛冲他眨眨:“去凤麟,我请先生吃大餐行不?”

    凌露问话的语气遮掩不住的欢喜,就像重了巨额彩票似的。

    沈默寒淡笑着回了声行,首先转身朝外走去。

    沈默寒腿长脚步快,凌露紧紧的跟在他身后,见沈默寒钻进一辆黑色劳斯莱斯车里,她站在车旁犹豫了下,打开后车门后坐了进去。

    车子飞速行驶,来到‘凤麟酒店’,凌露轻车熟路地带着沈默寒去了单间,开劳斯莱斯的人,钱肯定多得花不完,凌露放心大胆地点了一桌高价饭菜,名义上是她请客,当然她理直气壮了。

    饭菜一样一样上来,凌露没动筷子,毕竟这里菜太贵,她有些怕男人最后不抢着付款,干脆声称自己去趟洗手间,为了保险期间偷偷的溜了。

    沈默寒等来等去,竟是等不到凌露回来,出于礼貌桌上的饭菜他一口没动,忽听外面有嘈杂声,走出去才知道大厅有桌客人因为女酒托拉他们来这里吃饭,因为最后付钱的事引起了纠纷。

    沈默寒抬手看看时间,请他吃饭的女人走了半个多小时还没回来;突然预感到自己跟那桌人遇上了相同情况,气的返回单间摸起放在饭桌上的手机,去柜台结账。

    几万块饭钱虽然不多,这口气却难以下咽,从心里暗骂自己白痴,人家夸他一句帅,他就傻傻的跑来上当。

    沈默寒沉着脸走去停车场,很生气的开车离开了。

    躲在暗处的凌露,见骚包的劳斯莱斯远远驶出她视线了,才去柜台领了自己的辛苦钱,然后高高兴兴的回家。

    凌露父母离异的早,从小单亲家庭,后来妈妈又嫁了人,上习惯了寄宿制学校的她,大学毕业后自己就在外面租房子住。

    她租的房间不大,一室一厅的小空间自己却很满足。

    凌露做酒托也没几天,这单生意足足赚了几百块,所以心里高兴的很,请好友罗秋婷吃了顿麻辣烫,还给自己买了套新衣服。

    只是没想到第二天就在凤麟酒店看到再次来这里吃饭的沈默寒,她生怕沈默寒找她算账,吓的赶紧躲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