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与桐一生

第1章 她是为他而死

2018年4月某日清晨。

    今天,叶瑜辰终于出了看守所,在看守所呆了二十二天,今天是第二十三天,今天一早看守的人说他被保释,被人捞了出来。

    在走出看守所的时候,他想“到底是谁?愿意为他交那么昂贵的保释金?”

    叶瑜辰现在是一个重大经济犯罪,还未洗清罪名的罪犯,连叶氏都将他赶出家门,召开发布会与他撇清关系,生怕被他连累,影响叶氏的家族声誉。

    救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可图的利益,谁会做这种亏本的生意呢?

    半个月了,这是叶瑜辰第一次站在室外,站在温暖的阳光下。

    此时正是将近春末夏初,早上的太阳出来得格外的早,清晨的微风吹拂在叶瑜辰的脸上,伴随着浓郁的花香。

    突然,耳边传来一阵女人的轻笑,引得叶瑜辰转身看去。

    叶瑜辰这个角度恰好能看到她姣好的侧脸,本来就精致的五官化着精致的妆容。唇角微微勾起,在阳光下稍显柔和。

    是秋桐,那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是令男人都汗颜的女人,他的死对头。

    叶瑜辰皱眉,脑子里一下闪过许多念头,那些荒唐的想法仿佛在说着自己的可笑。

    摇摇头,不可能。

    叶瑜辰慢慢的走近秋桐

    站在她的旁边,不确定的看了她一眼,然后问道:“是你保释的我?”

    本来是疑问的语气,可叶瑜辰心里似乎有了肯定的答案。他只是不懂秋桐为什么救他,救他对她有什么好处呢?

    秋桐漫不经心地看着他,玩弄这着自己刚刚做的美甲。

    故作不在意的说:“不想出来?那又回去里面呆着嘛!”

    她对别人永远要比此时对叶瑜辰温和点,却仍然残忍得不像个女人,她对叶瑜辰说话总是带着股火药味,说话都像是吃了炸弹。浓烟滚滚的样子。

    叶瑜辰曾见到秋桐惩罚犯错的下属,明明脸上还是温和的笑,转身就让手下把那个下人丢下了她养的毒蛇窝。

    叶瑜辰一个男人,看到这样的场景都觉得过于残忍,最后那个被惩罚的下属只是吊着半条命,还对秋桐说着感恩戴德的话。

    整个H市的人都知道,秋桐这个女人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,谁让她不爽,被她逮到,她就要咬下对方的一块肉,然后笑着吞下去。

    想到这,叶瑜辰怔了一下,神色发生了变化,不解地问:“为什么?”

    为什么呢?自己是站在她的对立面,就算不是杀父仇人的关系,也绝对老死不相往来。

    叶是瑜辰为了自己的母亲穆兰,有很多次差点把这个狠毒的女人逼上死路。

    叶瑜辰深知自己这种经济重犯按照罗列的罪名,保释金是一笔不小的数目,就算秋桐的公司属于商业巨头,这笔钱也不是轻易就能拿得出来的。

    秋桐现在脸上挂着温柔的笑,她对世人都是这样,不知道她的人或许还会认为这是个温柔似水的女人。

    清风吹过,秋桐站在树下,地上的影子摇摇曳曳的。

    叶瑜辰仿佛看到秋桐的那个影子是不笑的。

    影子的轮廓和秋桐一样,五官精致,有着一头乌黑飘逸的头发。

    让叶瑜辰想起自己和秋桐那些争斗得不眠不休的过去。

    其实,叶瑜辰和秋桐本是不相干的两个人,因为唐家的事牵挂扯在一起。

    秋桐是唐植的女儿,她妈秋欣是唐植的原配妻子。

    唐植本来是个穷小子,因为娶了秋欣这个千金小姐,得到秋氏差不多一半的产业。一下青云直上。

    男人都是有钱之后开始想着找寻“真爱”。

    唐植后来狠心讲将秋欣母女抛弃,找了所谓的真爱,抛妻弃子,导致秋桐不幸的童年。

    而不巧的是,叶瑜辰的小姨穆琴刚好正是唐植的“真爱”。穆琴为唐植生了儿子叫唐枫,逼死了秋欣,成了后来的唐夫人。

    秋桐和穆琴、唐枫两人有着杀母之仇。

    就在几年前,秋桐突然出现在H市,回来寻唐家的仇。

    在唐植的商业机密泄露,唐植的公司陷入破产的危机后,穆琴忍不住找叶瑜辰哭诉,说着自己和姐姐穆兰的情谊。

    穆兰身体弱,去世得早,死前嘱咐叶瑜辰要好好帮助穆家人,特别是她的妹妹穆琴。

    叶瑜辰答应了。那是他最爱母亲,她说什么都是对的,叶瑜辰没去考虑这件事是对是错。

    秋桐虽然手段狠辣,可终究是个女人,加上年纪小,叶瑜辰比秋桐大了10岁,资产还雄厚,他的手段自然要比秋桐这个女人更加熟练,秋桐常常输给了他。

    叶瑜辰没把秋桐往死里逼,毕竟是个女人,而自己是个大男人,更何况他不觉得秋桐能翻出几片天,自己只是遵照母亲的遗嘱,只要穆琴死后,他的任务完成,唐家也就不会让他管了。这件事就此结束。

    这是叶瑜辰单方面的想法,秋桐可不这样认为,叶瑜辰同样是个罪人,不比其他人值得原谅。如果不是他,秋桐早就让唐植和穆琴付出该有的代价。

    叶瑜辰思考了一会儿,问道:“难道你已经把唐家弄垮了?”

    秋桐轻笑了一声,从背后拿出一个蓝色的文件夹扔到了叶瑜辰的脚下。笑眯了眼说:“你慢慢看,叶大少”

    秋桐转身就想,叶瑜辰可真是傻,自己哪有时间?为了能把他从看守所里捞出来,自己去低声下气求别人,还不睡觉的为他查证据,只为了让他出来时可以有翻身的机会。

    宋氏和王氏真是下足了陷害叶瑜辰的料,,一定誓要把叶瑜辰弄死,让他到死都翻不了身。

    叶瑜辰被关了几天,秋桐就有几天没有睡觉,甚至还要去打点人手联系关系,不让叶瑜辰在警察局里不受委屈。

    这些,叶瑜辰一点都不知道,还不给自己好脸,真是个臭男人,秋桐腹语道。

    可这些人秋桐不在意,她心里反而很高兴。

    不过,她还是要去对付唐植的,并且不会手软,即使那个人是她血缘上的父亲。

    或许叶瑜辰依旧会想尽办法去拦着她,不过,现在的叶瑜辰已经不是她的对手了。

    想到此,秋桐似乎很迫不及待看到唐植身败名裂的样子,

    一双凤眼上挑,秋桐想着好好睡一觉,就去处理唐植、穆琴,哦,还有唐枫。

    谁也跑不掉的,不急,慢慢来。

    叶瑜辰看到秋桐已经迈步离开,脚下的文件被风吹开,他看到了自己是被陷害的字眼。

    提步向秋桐追去。

    他问“秋桐,你怎么得到的证据?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?还是你想得到什么?”

    秋桐穿着一双红色、六厘米的高跟鞋,不过由于秋桐的腿属于那种细长型的,跑起来还是挺快的。

    秋桐想,叶瑜辰,你要是追得上来,我就告诉你。

    我是这么做全是为了你,我想要得到的也是你。

    可惜,在看守所呆了半个多月的叶瑜辰,已经疲倦得不行,根本就没有追得上秋桐的力气。一个穿着高跟鞋还跑得飞快的女人。

    秋桐也成心不想让叶瑜辰追上自己。

    忽然,秋桐停下了脚步,看见了一辆车正冲着叶瑜辰快速开去。车里坐着一个脸色狰狞的女人。

    她想撞死叶瑜辰!

    等叶瑜辰反应过来时已经被秋桐推开,他没有准备的向后到去。

    他看见秋桐被车撞飞,她穿的白色长裙高扬在空中,然后又猛地坠下。

    长裙被血染红,满地的红,秋桐到在了血泊中,像一枝妖娆的红玫瑰,失去了生命。

    叶瑜辰穿着进看守所穿的那套西装,里面的白衬衫已经变成红色。

    叶瑜辰跪在地上,第一次手忙脚乱,不知所措。

    他想要找手机打急救电话,可是他身上没有,只能往秋桐包里找。可是秋桐的包此时已经不知道被甩去哪了。

    秋桐一把抓住了叶瑜辰的手。

    叶瑜辰觉得秋桐的那只手,血液都流不过去了,有点微微的凉意,慢慢的变僵,做的美甲现在看着有点骇人。

    叶瑜辰抱着她的手发抖,手上全是血。

    秋桐却笑了起来。

    “你那么着急做什么?我还没死呢?”

    不过快了。

    可惜,我想做的事没做完,想对你说的也还没说的机会。

    叶瑜辰声音发颤

    “秋桐,不要再说了,你会活下去的,车马上就来了”

    这个女人是为了他才这样的。

    她不能死。

    阳光照在叶瑜辰的脸上,秋桐发现自己已经慢慢开始看不清他的脸了。

    秋桐咳了几声,嘴里全是血,从喉咙里漫出更多的血,无力的继续说道:“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了什么吗?我只是报你以前救过我的恩”

    叶瑜辰曾经赞助一家孤儿院,偶尔会去看望那些小孩,带着小孩喜欢的零食和玩具。

    叶瑜辰隐约记得有一个与年龄不符的柔弱的小孩子,很是孤立,受人欺负,于是叶瑜辰格外地照顾了她。

    秋桐说“那个孩子就是我”

    秋桐笑着,像是想到了什么特别美好的事情,嘴角不可抑制地流着几丝鲜血。

    叶瑜辰想,这样的事,她记到现在,还为此付出了生命。

    为什么呢?

    秋桐也在想,自己是个坏透了的女人,是没有心的,儿时的感激尚不能让她付出生命。为什么会救她呢?

    还不是像一个女人喜欢一个男人罢了。

    秋桐喜欢叶瑜辰,两个人为了别人的事情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,她在一次又一次输给叶瑜辰的时候,无法自拔的被叶瑜辰吸引,她看他的时候,他的身上仿佛带了光。

    不过是飞蛾扑火,自取灭亡。

    现在看来,确实如此。

    秋桐想,现在自己都快为了叶瑜辰丢了性命,为什么不告诉他自己的爱慕,秋桐有几秒恶毒的想让叶瑜辰永远的记住自己,让他愧疚,让他一辈子都忘不了自己。

    可秋桐不说,叶瑜辰是她生命中的一抹阳光。

    自己被仇恨染黑的心脏唯一一块净土,那里会让她温暖,让她开心,让她有正常的少女情怀!

    她喜欢叶瑜辰,想为他考虑更多。

    秋桐放弃了心里恶毒的设想。

    “你是除了我妈以外,第一个对我好的人,我用一生去给我妈报仇,而你,现在我也报答了你的恩情。”说完秋桐失去了力气,倒在了叶瑜辰的身上。

    秋桐的声音太小,伴随着风被吹散。

    叶瑜辰没有来得及听清她说的话。

    “我救你,不过是不想欠任何人而已。”

    秋桐带着自己的心意去了一个叫地狱的地方,没有让叶瑜辰看见。

    她这个坏女人,也为了心爱之人,违背了做坏人的原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