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密档案

第一章 涂山事件(1) 新书上传,需要你们的收藏和推荐!!!

我是一名官方联络员,代号汉11,主要任务是处理诡异事件。.la[棉花糖小说网]

    80年代,安徽蚌埠发生了一场地震,我在单位请了半个月假,给家里人的说法是出差,我和另外两个联络员乘坐当地部队的直升飞机连夜赶往出事地点。

    因为我们三个里面,我级别最高,所以这次任务由我带队。

    在直升飞机上,情报员通过无线电台发来了情报。

    情报上说,30小时前,蚌埠发生地震,涂山附近出现奇异亮光,导致山体崩塌,涂山北麓的几个村庄被山石掩埋,当地联络科第一时间封锁了消息,并通过地方军部,调动了当地快速反应部队一个营的兵力,协同三个联络员前去营救村民和调查情况。

    谁知联络员刚抵达涂山就失联了,根据侦查直升机拍摄到的影像,他们当时遭遇了不明巨型生物的袭击,救援部队全军覆没,联络员也牺牲了。

    情报显示,不明巨型生物潜伏在淮河里面!

    看完情报,我皱了皱眉,“五百多号人,全副武装,瞬间就被覆灭,看来这个东西很是棘手啊。”

    我想让直升机从淮河上空飞过,那样我们能趁机观察一下淮河里的情况,但是驾驶员说淮河恶浪滔天,红雾弥漫,能见度低,容易出事。

    我只好作罢了,直升机飞到出事地点十里外的时候,我耳边传来轰轰巨响,我端起望远镜,看到淮河上游沸沸扬扬,大浪卷沙,滚滚而来。

    果然如驾驶员所说,河面上红雾弥漫,空气中充斥着死鱼气味,令人作呕。

    我又用望远镜看了下远处的涂山,山顶并没有出现情报中提到的“奇异亮光”。

    我们在涂山北麓,也就是出事地点附近的一块平地降落,那里驻扎着一支部队。

    我们一下飞机,那边的长官就来迎接我们,上面似乎已经打过招呼,长官知道我们的身份,对我们很客气。

    长官邀请我们去临时指挥部谈话,就在这时,我们一个联络员说,“队长,山顶的奇异亮光出现了。”

    我闻声看去,山顶上空果然出现了一轮金光,金光飘忽不定,就像一团随时都会熄灭的火焰。

    那个长官说,“我们的观察员已经做了记录,奇异亮光时灭时亮,没有规律。”

    我点了点头,问长官,“有没有派直升飞机去山顶探查一下。”

    我话音刚落,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爆炸,火光照天,我猛地回头看去,只见一团火球哗的一声坠入淮河。

    长官脸色一变,叫了起来,“那是侦查直升飞机,怎么在江面上空爆炸了。”

    他话音未落,就听一声沉闷的吼声从江面传来,卷起狂风大浪向四面八方荡开,十分震撼。

    就听有人喊,“又地震了----”

    我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长官一把拽上军用吉普车。

    我通过望远镜看着后面,江面的红雾中似乎有巨大黑影在移动,我看不到全貌,只看到一条长长的触手从江面一闪而过。

    身为联络员,我的眼力还行,能看到触手尾端是个三角形状,看着有点像烙铁蛇头。

    我心里一咯噔,那家伙不会是一条巨蟒吧!

    望远镜上有刻度,我用密位计算了一下那条触手的长度,结果令我吃惊,足足有二十米!

    那还是浮出江面的部分,潜藏在淮河里的部分有多长,我不敢想象。

    可能是山顶的奇异亮光突然消失吸引了我的视线,我抬头看去,天际突然阴沉下来。

    半边天漆黑如墨。

    军用望远镜有夜视功能,我看到山顶不断崩塌,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山顶冲了下来,那东西速度很快,也很巨大,当时环境太乱,能见度极低,我根本就看不清楚。

    我们一路狂奔,回到五十里外的小镇,长官打了个电话,脸上出现痛苦之色,他攥着拳头,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,“驻扎在出事地点的连队全部覆灭。”

    我们几个联络员的心情也很沉重,因为只有我们知道那些是什么东西,来自哪里。

    我让其中一个联络员给情报员发电报,确定是地下世界的巨型不明生物,而且不是一只,是两只!淮河里藏了一只,涂山上藏了一只,具体是什么生物,不明。

    长官让我们在镇上等待,说上面的支援很快就到。

    期间,我们三个联络员在战士的保护下,登上了小镇附近最高的一座山丘,我用军事望远镜看到淮河上游整个被红雾弥漫,相隔五十多里,我仍然能闻到那股令人恶心的死鱼气味。

    最诡异的是,涂山上空黑云翻滚,雷声轰鸣,仿佛酝酿着一场巨大的灾厄。

    突然,远处传来哗哗震响。

    就听身边一个联络员说,“下大暴雨了!”

    我心里一沉,雨声从五十里外传来,如轰鸣一般,多大的暴雨才能制造如此恢宏的声势啊!

    突然,我想到一个严峻的问题,瀑布大雨倾注淮河,要是引起洪灾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   得赶紧驱散附近的村民,不然要被淹了!

    我没有想到这次任务如此棘手,以前的任务也光怪陆离,充满危机,可是没有引起这么巨大的灾厄。

    我们回到镇上时,军部的支援已经到了,因为已经牺牲了两拨人马,军部直接调动了两个机动师,一个工兵团和一个后勤补给团。

    因为这次情况特殊,首长乘坐着直升飞机亲自到场。

    安全起见,小镇的一万居民全部撤离,镇机关成了我们的临时指挥部。

    我将情况反映给首长,因为联络员身份特殊,首长听了之后十分重视。

    首长连下两道命令。

    第一道命令,以最快的速度,转移淮河上游两岸村镇居民。

    第二道命令,派遣侦察营去出事地点。

    三支特种侦察营,分三路去出事地点探查,他们带着通信,探测和拍摄仪器,坐着直升飞机从空中观测,乘坐游艇在淮河上游观测,还有一支侦察营登上涂山对岸的荆山进行观测。

    当然,我们三个联络员自然是分开行事,我跟着去了荆山。

    荆山的观测位置最好,但是也最危险,当时我急着获取第一手资料,却没料到荆山也跟着发生了灾变!

    我登上荆山的时候,看了看手表,清晨六点半。

    按说这个时候,天应该亮了,站在山顶能看到红日从江面旭旭升起的景象,可是当时我什么都看不到,天空黑沉沉的,十分压抑。

    我身边一个战士惊奇地说,“为啥涂山大暴雨,荆山这边连个雨点都没有?”

    两座山峰隔岸而望,中间夹着一条淮河。

    涂山那边暴雨倾泻,水雾蒸腾,而荆山这边没有任何动静,这绝对不正常。

    暴雨不断冲入淮河,哗哗之声,震耳欲聋,我站在荆山山顶,耳边就像打鼓一样,震得我头晕目眩,还有从河面上飘过来的死鱼臭味太冲了,有好几个士兵都忍受不了,呕吐起来。我强打起精神,指挥士兵搭起帐篷,将背上来的小型发电机打着,然后将各种仪器连接好,调试好,对江面进行观测。

    我用军事望远镜瞭望淮河,由于大暴雨的倾入,淮河上游水位急剧高升,已经淹没了两岸最近的道路和村庄,而且还有蔓延的趋势。

    暴雨如果不停止,若是冲得淮河变了道,那后果不敢设想,只怕会殃及下游的两三个省,那样的话不仅人民遭灾,国家损失更惨重。

    我叹了口气,正要收回目光,沸腾的江面上突然浮现了一团巨大的阴影,因为我用的是夜视目镜,所以看到的阴影不是黑色,而偏点绿色。

    我用密位算了一下,江面下隐现的巨影竟然有三十多米宽,因为是巨影是椭圆形状,我大概算了一下,那家伙竟然有七百多平方大,就这还不是全貌。

    紧接着,我发现了更加诡异的事情,江面下的巨影若隐若现,因为望远镜上有密位,我轻易就能判断出,巨影正以极快的速度向荆山方向游来。

    “它”难道要上岸?这是我第一反应。

    但是当我看到它完全没有减速时,我的第二反应是它要撞山!

    这个想法一出现在我的脑子里,我脸色就变了。

    我对着那些摆弄仪器的战士喊到,“赶紧下山,山要塌了!”

    因为我身份特殊,那些战士经过首长特意指示,必须听从我的命令。

    那些战士一愣,并没有惊慌失措,而是有条不紊,以最快的速度将观测到的数据打包带走。我们一路狂跑,我都不知道跌了多少跤。

    我们刚跑到山腰,就听轰一声闷响,就像地震一样,山体都晃动了一下,接着传来哗啦的声音,瀑布从天而降,冲向我们。

    我听一个战士喊道,“不要乱跑,全部抱着树根趴下。”

    瀑布夹杂着岩石汹涌而来,那种绝望的感觉持续了十来秒,瀑布才由急变缓,最后消散。

    有好几个战士失踪了,估计是被暴雨冲走了,还有几个战士被岩石砸成了肉泥,那景象十分可怕,我们一行三十多人,最后活着回来的只有七个人。

    【名词解释】

    联络员:官方部门成员,执行绝密任务,处理诡秘事件。

    情报员:官方部门成员,提供任务情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