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动神王决

第1章 一脚踏空

“老千,你丫快点儿!”

    此时正在这大间山风景区,顺路人不老少,这嗓子喊,周围不少游客都朝千山这边看了过来,千山嘴角不自然的抽了抽,黑着脸就跟了上去。

    来到了张成周身边,千山两眼瞪,咬牙切齿的挤出几个字:“和你万遍,你可以喊我名字或者老黑,叫胖子也成!明白?”

    张成周顿时尴尬的笑了笑,摆摆手:“哎哎呀,忘,忘了,别在意。”

    着他还朝四周朝他们看过来的游客扫了眼,“看什么看!没见过人家姓氏叫千的啊?素质,素质!!”

    周围游客都露出善意的微笑,从他们两人身边路过。

    “嘿,以后注意,这不是顺口了嘛,以后叫你老黑还不成嘛?”

    千山撇撇嘴,继续往前行去。

    千山,个子没多高,米七五,皮肤黝黑,头短发,虎背熊腰,体重高达102公斤。

    因为这两年迷上了无氧运动,所以现在看起来并没有特别的胖,但在身膘的掩盖下,即便是肌肉悄然横生,那也是看不太出来。

    在他身边的张成周,是他的哥们儿,从中学直到大学毕业,两人基本都混在起。

    相比之下,个头相当的张成周看起来就正常的多,至少没有过胖,皮肤也没有嗮的那么黑,毕竟这黑与不黑还是和他们两人的工作息息相关。

    今儿他们俩来这大间山旅游,也是不容易逮着都有假,再加上两人阵没见了,于是就约着起过来这当地的避暑圣地大间山玩儿两天。

    从山南边到山内的避暑山庄有几公里的山路,从这边进山,车没办法过去,想不费力进去,就只能乘坐当地居民的摩托,只是这价格不太美丽,所以千山与张成周就和大多数游客样,选择步行进山。

    而进去的路也并非只有条,只是另外条在另外端,那条路可以直接把车开到避暑山庄外的停车场,但从山南绕到山北的另外条路上,那也是多付出两个时的时间,所以大多数山南边的人还是选择乘车到大间山南边,然后步行半时进入山庄。

    大间山避暑山庄的面积不,大民宿宾馆足有数百,绵延在这大间山最大的山谷之中,也算是远近闻名的避暑圣地之,炎炎夏日,每到这节庆假日,山庄总会人满为患。

    看着同行的人流,张成周不禁感叹道:“幸亏早早的了房间,不然到了地方再,指不整。”

    千山撇撇嘴:“里面那么多民宿,还怕没地方住?”

    “嘿?你还别,这可是我提前大半个月的,现在你看看周围的人,如果到里面再,指不方便。”

    “也是,不过那啥?你不是今晚这里有什么青年茶话会?还有个什么古董交流会?”

    起这个,张成周两眼不禁冒光,使劲儿点点头:“有的,就是今天晚上,就咱们庐安城个什么协会举办的,就是和那啥?相亲大会性质差不多,指不能碰上个对眼儿的。至于那什么古董交流会,没了解,不过像也是今晚就开始。”

    “呵。”千山对于那茶话会没多大兴趣,倒是对那古董交流会有点兴趣。

    虽然他自己也不懂,但在他看来,看古董可比参加茶话会来的有意思。

    “咱俩可都已经二十七八了,咱们那些个同学,快点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,咱也得抓点儿紧了!”

    “行了吧你,把你自己过再吧,别想着先成家再立业,现在的姑娘可都比我们现实,就你那点儿家当,怕是出口都没人愿意和你做朋友。”千山白了他眼。

    张成周愣了下,随即嘿嘿笑:“也是,走,管他呢,潇洒天算天。”

    千山耸耸肩,对于他这个哥们儿,他是又气又笑,有时候他两句他还不痛快,但两人的关系可以支撑他随意打击,也不会坏了感情。

    路还算走,不过顶着三十七八度的太阳路奔波半个多时,也让两人的够呛,进了山庄也没心思在四周游览,而是直奔他们下的民宿。

    路走过去,看到的民宿饭店不老少,不过这名字倒是十分的统,都是以大间山民宿为开头,后缀以各家招牌,有的似乎是为了省事记,干脆用几号几号来代替,比如:大间山民宿1号、2号,以此类推,而他们下的民宿就是17号。

    刚刚进山就看到了大间山民宿1号,还以为走不多远就能看到7号,结果两人口气又走了两公里的路,这才找到了大间山民宿17号,家青年旅社。

    虽然名字起的都是样,但这顺序和各家也都是各有风格,有的就是专建设的宾馆,看起来没什么特别,而有的则是普普通通的民宿,还有的就和青年旅社看起来样,很有特点。

    进,千山就看到四周的墙壁上贴满了各种照片和贴纸留言,风格怀旧,感觉还算不错。

    张成周麻利儿的到前台办理了下入住手续,然后招呼千山往里面走。

    这家青旅办的似乎还挺,还包了晚餐,此时这里已经有不少人入住,于是两人简单的看了下也就来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   房间内除下些符合这家青旅风格的装饰之外,切看起来还算干净,于是两人就先冲了澡,看着时间还早,就躺下边休息边等着晚饭时间。

    “哎千山,刚才过来的时候我看到几个姐姐也在这里,啧啧,那个水灵!”张成周两眼冒光。

    千山咧咧嘴:“有本事你就上,整天光不干,你也就只能过个眼瘾。”

    “切~急什么,会儿晚饭有机会就问问,弄不她们也去参加茶话会。”

    “算了吧,都2222年了,人家还真不对那茶话会感兴趣。”千山躺下来,感受着周围的凉爽,感叹道:“这避暑山庄就是凉快啊,你看这里都不带装空调的,这温度,晚上睡觉得盖被子,果然避暑。”

    “那可不,晚上去了就知道了。”

    在房间休息到了下午六点,两人从房间出来,来到青旅餐厅的时候,发现这里已经坐了大半的人,不过饭菜看样子还没开始上。

    张成周忽然拉着千山往边走:“来来来,我们坐这边。”

    等千山反应过来的时候,张成周已经迫不及待的坐到了个女孩儿的边上,并开始情的自我介绍。

    千山揉了揉脑袋,这丫就这么个臭毛病,看到漂亮姑娘就有点儿走不动道。

    不过这话回来,这也算是人家的本事,自己虽然没多大的能耐,但这张嘴可以迅速的让他和陌生人之间熟络起来。

    回过头看看自己,但凡有他半张嘴的本事,也不至于找个女朋友都成问题,没办法,谁让他就是这样性格的人,在他看来,但凡得凭实力,没实力,的天花乱坠也没用,终究得露底儿。

    拉开凳子坐下,千山拿出手机随意的翻看了起来,对于身边滔滔不绝的张成周是充耳不闻,早已是习惯了他这样子。

    饭菜刚刚开始上,张成周就满脸兴奋的碰了下千山,声道:“哎,我什么来着?这俩姑娘也是去茶话会的,有戏!”

    千山白了他眼:“你继续,我吃饭。”

    他伸手接过了老板递上来的饭菜,埋头就吃了起来。

    “别啊,会儿起呗?”张成周看千山没什么兴趣,顿时拉拢起来,“别光吃啊,我和她们俩都了,我来给你介绍介绍?”

    千山摆摆手,“别,你玩儿你的就行,会儿我去外面随便转转,今儿有点儿累,会儿回来就睡了,白天那半天班上的有些上头。”

    “呃……我看你还是起去吧,机会难得!”

    “滚蛋,去自己去。”千山脸横。

    张成周缩了缩脖子:“吧,那有事儿你呼我,么你看位自己找过来就行。”

    “知道。”

    旅馆的饭菜量很足,不过千山并没有吃很多,毕竟来都来了,还能不留点儿位置给当地特产?

    于是吃完饭,千山和张成周打了个招呼,随即便出了餐厅。

    临出旅馆的时候,千山和这里的前台打听了下这里古董交流会的位置,道谢后便出了青旅。

    茶话会的位置距离他们这边很近,出左转百米右转基本也就到了,不过这古董交流会就远那么点,是在这条街尽头的个广场上举办。

    反正就是出来闲逛,这路走过去正也看看当地有没有什么吃的。

    这吃,到哪里去都不会少,只是刚刚吃完饭的千山似乎看着什么都提不起胃口,也就买了杯冷饮悠闲的朝远处走去。

    二十分钟后,千山来到了个广场上,虽然天还没完全暗下来,但这里已经算是灯火通明,人头涌动,而且广场的各个位置上也都摆起了个个摊位,摊位上摆放着各种器物,人们也都在个个摊位前留足。

    目光随便在周围扫了扫,千山咧咧嘴,这哪里是交流会,分明就是开了个古玩市场。

    但不管怎么样,在这里逛总比那什么鬼的茶话会来的有意思,于是他也和周围的人样,东瞅瞅西看看,听听那些也不知道是真懂还是装懂的藏友们个道。

    听的多了,也就是那么回事儿,来去的都是那几套,让千山觉得有些无聊,再加上白天还上了半天的班,这会儿困意也是逐渐攀升,他也就扭头往回走。

    刚刚出了广场,还没走多远,就听远处声大喊:“抓偷!”

    随后千山就看到个人影飞快的从自己身边跑过,转身的功夫那家伙就已经跑到了右侧的条路上。

    “快!那人是偷,他偷了我的包!”后面个女孩儿指着那人大声的叫喊,边奋力的追赶,不过就她这速度,指追不上。

    而周围的人似乎也都没有反应过来,都只是看,还没看到人主动出手相助的。

    世风日下啊!

    千山心中声长叹,朝那女孩儿挥了下手,随后撒开步子就朝那人追了过去。

    “给我站住!”

    千山边追,朝前面怒吼声。

    虽然他胖,但这几年的锻炼让他跑起来并不会显得十分的笨重,只是面对前面那矫健的身影,还是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。

    避暑山庄因为就在两座大山中间的巨大山谷当中,并没有多宽,所以没跑多远千山就路追着那偷就出了山庄,顺着条蜿蜒曲折的山路是路往上。

    后面那女孩儿显然已经体力不支,没有继续追上来,不过随着千山主动帮忙,后面也有人先后开始往这边追过来。

    跑在前面的偷也是郁闷,本来出了山庄也就行了,自己马上离开就算是‘赚了笔’,哪知道来了这么个愣头青紧咬不放,气的他也是牙根儿痒痒。

    不过他眼珠子转了转,冷笑了声,继续路往上跑去。

    这前后的,不多久就已经跑到了半山腰,偷这个时候停下来回头看了眼,只见千山还气喘吁吁的跟在后面,于是他停了下来,撑着膝盖喘了口气,上气不接下气的指着千山骂:“我你有病吧?老子又没拿你东西,你追个什么劲儿!”

    “码的,你偷东西还有理了是不?赶紧把包拿来,老子这就放你离开。”

    千山呼哧呼哧的喘着气,继续步步的往前走。

    “吃饱撑的吧你,神经病,有种你就过来,看老子不给你这身肥油削两斤下来!”偷比了个中指,转身继续往上。

    两人的速度是越来越慢,这偷的身体素质显然也不怎么样,愣是被千山点点给追了上来。

    千山顺手从边上捡起了根米多长的树枝来,只是他抬头,就看到那偷竟然直接搬了块石头朝他丢了过来,吓的他急忙朝边上躲。

    石头虽然是下避开,只是他这步跨出去刚踩在这并不多宽的山路边缘,脚下个不稳,往边上滑是直接踏空,整个人朝山路外倾了过去。

    偷也是被千山的举动吓了跳,原本他只是让千山受点伤,他跑路,结果这石头丢出去事情就大了。

    “沙雕!快抓住你前面那棵树!”偷急忙丢下手中的包,朝千山跑了过去,想抓住他。

    可他的距离有些远,他刚跑过去,千山整个人都已经摔出了山路,在边上陡峭的山体上碰撞翻滚了几下,声惨叫之后,瞬间就不见了人影。

    偷惊,脸色瞬间煞白片,站在原地是浑身发抖,目光着急的在千山滚落的区域是来回的查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