俏总裁的贴身兵王

第001章重返故乡

湘南市,高铁南站。

    蔚蓝的天空里万里无云,一轮火红的太阳挂在正空,一如记忆中样子,湘南的夏季总是有一种让人焦躁的炎热。

    孟樊从车站口出来,走进阳光里,他穿着一件短袖,感到膀子晒得有些发烫,不过还好,经历过南美丛林的恶劣气候,家乡的阳光似乎温柔了许多。

    孟樊面对着宽阔的车站广场,将提在手上的旅行单包放在地上,然后张开双臂,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了一口,仿佛要胸腔里异乡的空气一次性全部换掉。

    “我回来了!我终于回来了!”突然之间,他怒吼了一声,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眼光,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    这一刻,他想让所有人都知道,阔别故乡五年的他,回来了!

    五年来,他不只一次在梦里想起这座城市,想起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生活的母亲和弟弟。

    孟樊每一步都走得很用力,帆布鞋与这片既熟悉又陌生的土地狠狠的接触,感受那份真实,生怕自己又是在做一场梦。

    拦了辆出租车,说了住址,随后就慵懒的躺在座位上,看着车外的高楼大厦以及那些熟悉的中国文字。

    只出去了五年,故乡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这里,到处都在蓬勃发展,充满了繁荣的都市气息,尽管充满了浮华,但却让孟樊有些热泪盈眶。

    司机很油滑,驾驶着出租车胡乱绕行。

    孟樊知道这一点,并没有说话,他不想破坏回到故乡的美好心情,不过他的眼神还是下意识的打量了司机的脖子两眼。

    他估算着,这粗壮却脆弱的脖子,是否能承受住他一记手刀。

    为了按捺住内心的躁动,孟樊干脆闭目养神。

    前方红灯,行驶中的车停了下来。

    忽然间,孟樊陡然听到了一种细微却节奏清晰的异响,这种响声被掩盖在轰鸣的发动机和此起彼伏的喇叭声中,但在孟樊耳中,那所有的声音全都静默了。

    只剩下这种异响,如同金属表针在转动。

    滴答,滴答……

    一声声的,都敲打在了孟樊的耳膜上,引得他的心脏也跟着剧烈跳动起来,背后的寒毛直竖。

    出租车里开着冷空调,孟樊的额头上却冒起了一丝白毛汗。

    这一刹那,他以为自己又回到了那热带丛林的喋血战场上。

    孟樊陡然睁开眼,望向窗外,出租车旁边,此时正好停着一辆赤红色的兰博基尼跑车,但车窗玻璃是黑的,所以看不见里面的情形。

    那异常的响声正是从那兰博基里跑车中发出来的。

    “司机,开车门。”孟樊推了下车门,车门是关死的。

    “老大,这是在马路中央,下车被抓要罚款的!”司机用一副看乡巴佬的眼神回瞥了一眼。

    孟樊看了眼前方的红灯,还有几秒就要变绿,也懒得跟司机废话,一个肘击,将出租车的车窗玻璃打碎,随后双手扣住车顶,像鱼似的钻了出去。

    司机正要开骂,几张红票子又从车窗里飘了进来,再看孟樊,已经走到了兰博基尼的旁边,拼命的拍打车窗。

    红灯变绿,出租车司机骂了句神经病,发动车一溜烟的走了。

    “你谁啊,要干什么?”兰博基尼的车窗滑下一点,露出一张美艳的脸庞,水汪汪的眼睛里满是怒色。

    “我是警察,现在怀疑你藏毒,请把车移动到路边,接受检查!”孟樊快速的从兜里掏出一个证件,还没等对方看清楚,又快速的收进兜里。

    叶欣差点没暴跳起来扇孟樊几个大耳刮子,这是哪来的愣头青,她这种一周至少要上一次市内各大传媒头条的人物,难道他真认不出来吗?

    还有,分分钟几百万上下产值的叶氏集团,用得着贩毒!

    打量了黑不溜秋,理着小平头的孟樊一眼,叶欣想好了一千种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的方法。

    孟樊全然没有理会对方贝齿紧咬,恨不得要生吞活剥的模样,严肃的说道:“赶紧挪车,没见后面堵着吗?”

    后方被拦住的车开始鸣喇叭,叶欣一咬牙,把车启动,开过十字路口,本不想继续搭理,却没想到孟樊跑得比车丝毫不慢,一只手就紧搭在车把手上,生怕她跑了似的!

    叶欣哭笑不得,开了车门,对孟樊恶狠狠的说道:“今天你要是没查出什么问题,你就准备好卷铺盖走人,一辈子别想在湘南出现!”

    “别说话,你很烦!”孟樊抬起手制止叶欣,钻进车内,附耳在车内听着,滴答声越来越近。

    叶欣气得胸脯急剧起伏,从小到大,有谁敢这么跟她说话!

    她本来就只穿着深V的长裙,胸前风光无限,这一气之下,脖子下都泛起了一层浅浅的红晕,香汗把薄薄的衣服染湿,贴在肌肤上,周围几个小年轻肆无忌惮的冲她吹口哨,更让她倍感难堪。

    孟樊只顾着去找那滴答声的来源,对叶欣的情绪变化毫不在意,终于,他在主驾驶座后一个不起眼的空隙里找到了要找的东西。

    那是一个只有烟头大小,类似打火机里打火器的金属物体,若不可闻的滴答声正是从里面传出来的。

    摸去额头上的汗水,孟樊总算松了口气,缓缓的从车里钻了出来,不过手上却稳稳的拿着那金属器物,如果仔细去看,就会发现他的手很稳,没有一丝的抖动。

    “这就是你找到的毒品?”叶欣冷笑一声,是个人都看得出那跟毒品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    “这是一枚靠震荡引爆的毒气弹,虽然兰博基尼的性能很好,但还是会震动,只要震动的幅度稍微大点,里面的两枚撞针触碰,就会引爆。”孟樊微笑着说。

    “嘁。”叶欣翻了个白眼,“能不能编得像样点,一会毒品,一会毒气弹!我还有事,没时间跟你瞎扯,告诉我你的编号,我要向你的上司投诉!”

    “不信?”孟樊注意到叶欣胸前壮阔的景象,微微有些走神,眼睛顿时有些发直。

    “混蛋!流氓!”叶欣早就怒气值爆棚了,见状一巴掌就扇了过去。

    孟樊听到风声,脚步向后移了一下,轻松的躲过了。

    却不想叶欣奋力一击落空,失去重心,整个人都扑在孟樊身上,孟樊下意识的去扶她,扶倒是扶住了,可手里拿着的毒气弹却被撞到,发生了剧烈的晃动。

    孟樊一扭身将叶欣搂在怀里,随手将触发了的毒气弹丢进兰博基尼里,随后用脚勾上了车门。

    只听噗嗤一声,车内瞬间冒出了一丝白光。

    叶欣呻吟了一声,挣脱开孟樊的怀抱,羞得面红耳赤,街上人来人往,这牲口竟然把她抱住了,也不知是有意无意的,竟然还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!

    那有力的手指简直跟钢铁似的,捏得她好疼!

    不过,她也因此知道孟樊不好打交道,作势就去拉车门,赶紧离开这里,以免被好事者拍到,到时十张嘴都说不清楚。

    “先别进去,你看你的狗!”孟樊指着车内。

    叶欣顿时呆住了,只见自己放在副驾驶座上宠物狗,脑袋晃了几下,躺在了座位上一动不动。

    见此情景,叶欣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,全身都颤抖起来。

    如果此刻自己在车内,岂不是跟宠物犬一个命运!

    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……”半晌,叶欣才吐出了几个字。

    “我看你应该是得罪什么人了。”孟樊说,“不过,我看错了,那只是催眠弹,要是毒气弹的话,宠物狗会吐白沫的,它现在应该只是昏迷了过去。”

    “催眠……”叶欣心里咯噔一下,她正准备开车去邻市,如果在高速路上催眠弹被启动,后果更是不堪设想。

    到时车毁人亡不说,恐怕警方连线索都不会有,顶多算意外身亡。

    到底是谁,这么阴险!

    想到自己在高速路上被撞成支离破碎的模样,叶欣忍不住缩着身子,双手抱在胸前,炙热的街头,她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寒冷。

    “你到底是谁?”叶欣不得不对孟樊有所怀疑,这人怎么突然出现,而且还知道车上有催眠弹,肯定不是什么缉毒警察。

    “你可以叫我雷锋。”孟樊咧嘴一笑,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,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钻了进去。

    出租车呼啸而去,叶欣追了两步,可身体因为过度紧张僵硬不堪,根本追不上。

    孟樊在车上嗅了嗅手掌,嘀咕道:“我去,擦的什么香水,这么好闻。”

    回味了下刚才抱住叶欣时的触感,孟樊忍不住傻笑了起来。

    刚回到家乡,就有白富美投怀送抱,这兆头简直好到没边了。他不由得感慨:还是家乡好啊,山美水美,人更美!

    出租车在一个老旧的小区门口停下,孟樊钻出来,朝着熟悉的楼走去,还好,这里还没被拆迁,房子还是老样子,不然,还真不知道上哪找人去。

    不知道妈妈和弟弟过得怎样?没有他在家的日子,他们一定也会过得幸福吧?

    孟樊长吐了口气,鼻腔里有些发涩,不由得加快了脚步。

    【作者题外话】:新书,敬请收藏支持,决不让您失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