苍灵主宰

第1章 曾经黑马

狭小的房间内,一名清瘦的男子昏迷在床上,桌前趴着名身着紫纱的少女,因为太过疲倦,正打着香甜的瞌睡,精致白嫩的小脸,乖巧又动人。

    最显眼的,是她脖子上戴着一个奇怪的灵符。

    “咳咳!”

    韩烨醒来,只觉得五脏之内犹如翻江倒海,急忙拽过木桶,哇哇大吐了起来。

    擦擦嘴,他感觉舒服了很多,才发现甜睡的仙儿被自己给吵醒了。

    “韩烨哥哥,你都这样躺了半个月了,仙儿还以为你再也不会醒过来了。”仙儿有些哽咽,情绪略激动。

    韩烨看看仙儿那因为熬夜变得惨白的小脸,就知道在这段时间这妮子没少照顾自己。

    “你知道吗,陆元那些家伙,居然说你是醉生梦死,早登极乐了,大总管又想逐你出府门,幸好天叔极力压了下来。”

    “额,没事没事,不要听他们胡说八道。”看她憔悴成这样,韩烨有些不忍,却又对她的话感到疑惑。

    不吃不喝在床上躺半个月?怎会如此之久?

    揉揉太阳穴,韩烨努力的回忆着昏睡前最后的经历,好半天才想起个大概,这不想则罢,一想却更摸不着头脑了。

    大约半个多月前,自己受了委托,去丰城外办些事情,这一趟酬劳不少,竟足有五十金币,这等好事,倒也少见。

    再一想,也是那天晚上贪了些酒,借着月色赶路,后来竟稀里糊涂的晕了过去。

    再醒来,便是现在了。

    至于自己是怎么回来的,天知道。

    “奶奶的”,一想到自己喝多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韩烨就气不打一处来,也有些不安,从上到下把全身摸了一遍,发现全都完好无损,悬着的心才放下。

    再一问,韩烨得知,自己是在十几天前被发现丢在了刘公府门口,其他人都以为是自己在外面喝多了才导致的人事不省,至于为什么昏迷这么久,人家才懒得管。

    “奇怪奇怪……”韩烨没有头绪,越想越头疼。

    “韩烨哥哥,天叔说过,虽然我们是酒行子弟,但酒乃穿肠毒药,也是我们武者最为忌讳的东西,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,但仙儿相信你一定能再次……”

    似乎意识到自己多说了什么,仙儿捂住了小嘴。

    韩烨一怔,接着笑着弹了一下仙儿的脑门,“放心吧,我以后不喝就是了,说实话,酒这玩意确实不好喝,你知道吗,那味道就像发酵的马尿一样。”

    仙儿扑哧一声笑了,那机灵可爱劲,让人忍不住想去呵护。

    “好了,我没事了,你也快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   仙儿本不想回去,但更不想打扰韩烨休息,在临走时,也不忘顺手抱走了那个木桶。

    看着小小的仙儿抱着半人多高的大木桶慢慢离去,韩烨鼻子有些酸,产生了自己不配被这么照顾的想法。

    “唉,傻丫头。”揉了揉酸痛的肩膀,韩烨笑的苦涩。

    自己这情况,只怕是喝不喝酒差别也不大了。

    曾经的往事,再次于脑海中涌现。

    十八年前,韩烨来到了这个世界,自懂事时起,他就跟着养父在这南蟾部州中到处飘泊,居无定所,好在养父有本事,爷俩从来也不愁吃喝,不光是温饱不成问题,还经常有剩余闲钱,所以也没少跟着养父出入赌坊,青楼这等少儿不宜的场所。

    也由于生长在在这样的环境里,韩烨也是养成了没规没矩,个性散漫的习惯。

    四海为家,即是无拘无束,空闲时间多,养父也没让韩烨荒废时间,索性就教给他修炼之法,几年时间下来,也算小有所成。

    可人生处处有变故,本想着可以和养父就这样潇潇洒洒的一直生活下去,就在韩烨十三岁那年,养父突然告诉他,他们爷俩分别的时候到了,接着就交给了他一些奇怪的东西,将他寄托给了一位远方好友后,匆匆忙忙的告别了。

    到现在韩烨也不明白,当年养父为何那么的急于分别。

    至于那些东西,也依然在完好无损的保管着。

    那名好友,正是现在刘公府的当家人,刘天羽。

    说起刘天羽,原本是在丰城酒行做买卖的,并非什么宗门大家,只因其有实力,又以一个义字服人,所以后来被人推崇为酒行行老,更被尊称作刘公,名望之高,就连丰城最大家族罗家的罗族长也要逊色三分。

    丰城七十二坊,买卖繁多,行行都有自己的规矩,当家人必不可少,他们统一被人唤作行老,药行有行老,酒行有行老,就连杀猪卖肉的也有所谓的肉老,但无一例外,这些人都武力过人,且有着自己的势力,也只有这样才能罩得住场子。

    刘天羽就是其中的一员,修为自然不差,在招纳外界武者的同时,也在府内培养了大量年轻武者。

    但与旁人不同的是,他放着城里好宅邸不住,几年前竟将府邸迁移到了城外,让人理解不能。

    自从跟随了天叔,韩烨一改往日的行为习惯,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自身那常年混迹于市井中的那种气质,多少还是存留了下来。

    人没规矩,但韩烨的实力可不差,不仅在府内是首屈一指,在丰城之内同辈中也是无人能及,当时人们可是惊其为天人,因为这样一个无门无派,混迹于酒行的小子,居然有此等不俗的武学天赋。

    更出人意料的是,韩烨可不满足于此,凭着一腔热血,竟是参加了那传闻中的百门擂!

    在万灵界,天下势力千千万,若论实力,四大部州内公认的便是那五宗十三域八十一门,往高了说,也只有这些势力能上得了台面,其余的势力,只能算是不入流的小角色。

    所谓百门擂,即是每五年在南蟾部州内举行一次的比武盛会,众人皆可参加,州帝君会从这些年轻一代中,选拔出有潜力的后辈,招入麾下。

    可以说,谁要是能被帝君选中,那可是一件极其自豪,光宗耀祖的幸事。

    最近的一次百门擂,就是在差不多三年前……

    当年韩烨也不知抽了什么风,居然以一个酒行小子的身份参加了这次盛会,人们都以为他膨胀到脑子缺弦了,那百门擂可是他这种无名小子去闹着玩的?

    同时参赛的那些大宗门弟子,看到韩烨这样一个背景薄弱的小子,也都是笑得前仰后合,也不知哪来的野崽子,居然妄想和强宗大派的弟子一较高下?

    刘天羽知道韩烨能耐不俗,可毕竟百门擂不同于小小的丰城,他也劝过韩烨,可后者就是不听。

    拳脚不长眼,若有三长两短,丢人是小,安全为大,真出了什么事,自己也是对不起韩烨的养父。

    对这件事,他真是为韩烨捏了一把汗。

    但所有的质疑,都在韩烨一掌将对手拍死在擂台上后尽数消失,继而取代的,是所有人的大跌眼镜。

    有谁曾想,今年的百门擂竟是杀出这样一条黑马!

    这让很多同僚们信心大增,纷纷寄希望于韩烨,如果他真的被帝君选中,那么刘公府也算名扬南境,身为同门的他们脸上自然有光。

    然而,无情的现实击垮了所有人的梦,韩烨在决赛的第一场,就遇到了最可怕的对手,那年轻人的功力简直是深不可测,二人相斗之下,只几个回合,他便是招架不住,惨败下阵。

    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,擂台比武,胜败乃是常事,赶尽杀绝者却是罕见,偏偏对方是个例外,二人无仇无怨,却丝毫未留情面,此人在打败韩烨的同时,运用自身极为强悍的功力,将韩烨身上的筋脉几乎尽数摧毁,致使这匹横空出世的黑马,瞬息间沦为一名废人。

    当韩烨喷着血从高台上跌落时,他唯一的感受,就是那撕心裂肺的痛,以及地面上的冰冷。

    血染石地,黑马坠亡。

    世事无常,人生之路,一步踏空,万劫不复。

    常言道,穷在闹市无人问,富在深山有远亲,韩烨在被废之后,算是彻底明白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。

    以前那些同门,在看到自己没有希望复原后,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开始刻意疏远自己,这还不算,这种情绪也好似瘟疫一般,迅速传遍了四周,没过多久,自己俨然成为了大家不愿意接近的异类。

    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,只三年,自己就成为了刘公府内的半吊子,许多曾经在身后自叹不如的同门,全都开始偷偷的在暗地里发出奚落嘲笑。

    “嘿,瞧他那神气样子,我早说过他没什么了不起,这回好了,遇到真正的高手,让人家打成了残废!”

    “就是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这家伙被废也好,让他知道一下天高地厚。”

    “要我说吧,这小子是不是以前做过什么坏事得罪上天,如今遭了报应,要不对方怎么会下此等狠手?别忘了,他以前就是一个四处漂泊,混吃混合的小混混。”

    “得亏刘公罩着他,这种人留在府内也只是白吃饭的累赘,要我说还是干脆赶出去算了,免得给府门丢人。”

    韩烨不止是一次在私下里听到过这些话,开始很气愤,但时间长了,也就不以为然了。

    或许,人们都喜欢看到,自己曾经仰望着的人,从高处摔落后的样子。

    那一战后,韩烨这匹黑马很快被人们遗忘,与之相反,对手的名字被广为流传,一提起此人,无数人都挑起大指,赞美不绝,也因此人相貌英俊,无数少女也是对其心驰神往,芳心动荡。

    他是南蟾部州大派,八十一门中大门,武魂宗宗主关门弟子,也是帝君麾下的贵族之后,出身不凡,资质过人,乃是名副其实的当代天骄!

    玉面冷如冰,霸掌震苍穹,他的名字,叫邱雨寒!

    想起当年粉碎自己人生的那一掌,韩烨的嘴唇不自觉的抽动了一下,即使是过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,那伤口似乎还在隐隐作痛。

    面容平静如止水,心中不甘如惊涛!

    回首往事,韩烨不禁握紧双拳,紧咬后槽牙,样子着实有些恐怖。

    “吱嘎”一声,房门被打开,从外面走进一名白衣女子,这才让他回过神来。

    “怎么连门都不敲?”心里抱怨着,韩烨不满的看向女子,发现对方有点眼熟,却又一时想不起是谁。

    女子年纪不超过二十,身材高挑匀称,皮肤白净却不显娇弱,再配上净的有些扎眼的白衣,宛如寒冬白雪,清新脱俗。

    这些年来,韩烨见过的美女也不少,如果单论相貌,眼前这位女子也算不上是绝色,但这等不俗的气质,却不多见。

    “你是……暮秋离?”稍作思索,韩烨试探着叫出了对方的名字,同时也感觉到了,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灵气,不免有些谨慎起来。

    暮秋离轻点头,顺便环视了一下屋内,心里感叹这屋子实在是太破了。

    “我有些话想和你谈,希望你好好考虑。”

    她的声音清脆,话语中满是郑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