疯狂的剑仙

第1章 楔子

九月,正是霜寒露冷,黄叶飘落的季节;

    繁星刚退,东方的天空还未落出鱼肚白,这是一天当中最黑暗的时候;

    一个素袍中年男子看了下身边的小牧童,紧了紧衣服的领口,毫不犹豫的朝着飞泉山而去;

    小牧童也就五六岁的样子,浑身裹的和个糯米团子一般,跟在中年男子的身后踏着白霜艰难的往山上而去;

    飞泉山乃是五洲大陆东洲帝都外的名山,因依山傍海,众星拱月,山泉飞瀑入海,而得名,此山也是东洲皇室的皇家森林,外人无法进入;

    “叔叔,我走不动了”

    小牧童此时已经将厚厚的棉衣脱去,小脸通红,汗水从额头顺着粉嫩的小脸流了下去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;

    “接着走”

    中年男子回头看了一下,此时两人已在半山之中,上来的路已经被层层的白雾所遮挡,扫了眼小牧童,冷冷的说道,也不管他,自己继续往上走去;

    “哦”

    小牧童看着中年男子如山的背影,咬着嘴唇轻轻的应道,眼泪在眼睛里不断的打转着,艰难的一步一步的往上走去;

    “陛下”

    就在中年男子登上山顶的一刻,急步朝着山泉处的人跑了过去,躬身行礼,此人正是五年前登基的东洲帝国皇帝李睿;

    “人呢?”

    李睿转过身来,毫无表情的看着中年男子,冷冷的吐出了几个字;

    “叔叔”

    皇帝的威仪让中年男子不敢直视,额头上流出了细细的汗珠,正想如何回话的时候,小牧童的声音从山路的尽头传了过来;

    “他就是长平侯武靖的儿子”年轻的皇帝望着小脸粉嫩的小牧童,忽然有点失神;

    “是,陛下,此子正是判将武靖的儿子”中年男子恭敬的回禀;

    “谁是武靖?”

    小牧童扑闪着一双大眼睛不解的看着皇帝和中年男子;

    “武靖问斩的前夜,其大夫人安悦在狱中生下此子,其党羽迅速将她转移,后来在一岁的时候,虎威将军司徒杰在拘捕前将他转移到了我这里”

    中年男子没有回答小牧童的话,而是哈着腰胆战心惊,冷汗嗖嗖的流了下来;

    皇帝双手握成了拳头,然后迅速的长吁了一口气,复杂的脸色瞬间恢复成了一脸冰霜,五年前长平侯武靖身为禁卫军将军,誓死忠于先帝,为了帝位,已经得到了御剑宗长老默认的李睿设计武靖,致使其九族被灭,后继帝位,为了富贵,其友上大夫徐逸爆出武靖尚有一子遗落在人间,新帝登基,为防止泄密,决定斩草除根,派出心腹精锐七寸军追捕,其友南丹候王铮,为了保命,亲自到七寸军告密,愿意亲自将此子送到皇帝面前;

    “听说武靖有恩于你”

    皇帝慢慢的走向了小牧童,将她抱在了怀里,转身一步一步的踱步到王铮面前;

    “是,王铮乃是东洲的南丹候,自然要效命与陛下,忠于陛下,他的小恩在大义面前微不足道,臣愿誓死追随陛下,甘为陛下爪牙”

    面对皇帝的威仪,想到武靖九族被灭的惨状,浑身不禁哆嗦,当即双膝跪在了地上,额头重重的磕在石头上,既然磕出了血来;

   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   皇帝没有理会跪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的王铮,而是和蔼的笑问小牧童;

    “安冉”

    安冉看了下地上瑟瑟发抖的王铮,在看看抱着自己的男子,明显的感觉到一股寒意;

    “陛下,他的名字,是四年前他到臣府里的时候,臣给取的,臣死罪”

    似乎感受到了皇帝目视自己的威压,一直跪在地上的王铮,再次浑身瑟瑟发抖;

    “安冉,很好听的名字”

    皇帝一边摸着安冉的脑袋,一边走到了崖处;

    “叔叔,这里好高,好冷,冉儿害怕”

    安冉在皇帝的怀里,看着飞瀑而下的流水,深不见底的悬崖,不安的扭动着,想挣扎出来,惶恐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王铮求救;

    “安冉,你可知道,人心最是险恶,生而为人,最是痛苦,这痛苦,今天我就替你了解了,下辈子,别再投胎成为人”

    皇帝紧紧的抓住了因不安而扭动着的安冉的双臂,将他放在了悬崖之上,冷若冰霜毫无表情却字字如刀;

    “叔叔,叔叔,救我”

    安冉不安的踢着双脚,眼神惶恐而又无助的看着地上的王铮再次求救;

    “叔叔,叔叔,救我”

    皇帝轻轻的放开了双手,安冉就如一片叶子一般,朝着深不见底的悬崖坠落而下,绝望而又恐惧的带着哭腔的求救声从悬崖下传了上来,渐渐的消失不见了;

    “传旨,王铮封为三等公爵”

    皇帝看了下已经消失在了云雾之中的安冉,转身朝着路口走去,路过王铮的时候,冷冷的丢下了这么一句话,就消失在了云雾之中;

    “谢陛下”

    此时王铮全身已经被冷汗所打湿,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,红色的血月粘在了石头之上,许久之后,长吁了一口气,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;

    “总不能为了你,丢了我一世的荣华富贵,总不能为了你,丢了我九族的性命,武靖啊,你此次又有恩与我,要不是你儿子的命,估计这辈子我也不可能成为公爵”

    此时,太阳已经高悬于空中,白霜正在化去,王铮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和额头上的血渍,抚摸着胡须哈哈大笑着往山下而去;

    “这里怎么有个小孩,大冷天的”

    安冉掉下去的地方,正是汪洋大海,一个渔民正在此处打鱼,忽听的背后咕咚一声,船激烈的摇动了起来,以为是一条大鱼,急忙拉网,却看到一个小孩子在网里,急忙将他救上了船;

    “老头子,山上怎么会掉下人来”

    船尾正在处理打捞上来的鱼的中年妇女从渔民的手上接过了小孩,摸了一下,还有鼻息,急忙用手去按压小孩的胸口处,就在准备放弃时,安冉的身体终于抖动了起来,激烈的咳嗽了数声,水从口中喷涌而出,痛苦的睁开了眼睛,惶恐而又瑟瑟发抖的看着两人,老妇抬头看着云雾缠绕的飞泉山转头望着老头子;

    “先别管这么多,这么冷的天,先将这娃带回去,换身干净的衣服”

    渔民看着安冉卷缩在了船角,满脸苍白,全身打斗,嘴唇不断的哆嗦着,眼神中满是恐惧与绝望,迅速的脱下了自己的破棉袄裹在了她的身上,说完,两人赶紧划着船朝岸边而去;

    新书幼苗,急需您的收藏和推荐,万分感谢🙏🙏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