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我缓缓,来时迟

容我缓缓,来时迟

容我缓缓,来时迟

现代言情/完本

L凰梧

2019-02-22 18:35:00

简介

“既然你不愿意悔婚,那我现在就夺了你的清白,这样池家就不会要你这个少奶奶了。乔凝思,你只能是我的……我一个人的,有我活着的一天,你就休想嫁给其他男人。”23岁她的婚礼上,前任把她锁在房间里,在沙发上侵犯她。而她选择继续自己的婚礼,甘愿嫁入池家、沦为豪门的生子工具,31岁的老公俊美无双,身家亿万是医疗界一手遮天的大人物,他心里放着爱了十多年的前女友,曾经几次为前女友自杀,出于某种目的娶了她。新婚夜,他把她当成替身,在她耳边深情地呢喃着前女友的名字。他懂女人所需要、喜欢的一切,给她锦衣华服、珠宝首饰,怜她、宠她。

目录

194:池骁熠后续(1)

作者的其它作品

听闻,你始终一个人

听闻,你始终一个人

一场家族联姻中,曲意璇沦为牺牲品,新婚第二天她的艳照就出现在各大版的头条上,一夜成名,同时被冠上背叛丈夫、婚内出轨的罪名,人人唾弃。另外一个男人适时出现,邪佞的目光瞥过她脖子上的吻痕,勾唇似笑非笑地告诉众人,“昨天晚上的男人是我。”丈夫终日守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小三,甚至把和小三的女儿带入家门让她照顾,还怀着复仇之心步步为营,要让她和整个曲家血债血偿。那晚医院走廊中的灯光照着她单薄素白的身影,她拿着诊断书,走投无路之下与狼为伍,“只要你给我一百万,我就跟戚方溯离婚,做你的女人。”于是,也在一夜之间,她从身败名裂一变成为楼家未来继承人楼珏迹捧在掌心里的明珠,荣宠无度、人人艳羡。夺权、上位,家仇、利用和背叛,后来的那一天,她扫平一个又一个障碍,终于成为了世人瞩目光芒万丈的巨星,把自己活成了一个传奇。落魄的前夫醉酒后紧抱着她,语声哽咽,“意璇,回到我身边,我是你女儿的爸爸。”她闭上眼,翻遍过往全都是阴谋和算计,找不出半点爱的痕迹。—————有一天晚上,梦一场,你白发苍苍,说带我流浪,我还是没犹豫,就随你去天堂。甜虐文,双男主,保证结局。

L凰梧 · 都市言情 · 完本
不如两两相忘

不如两两相忘

【两两相望,两两相忘】:宋荣妍头次接待客人就碰上一个要求她蒙住眼睛的神秘男人,据说他多金、位高权重、年轻又俊美无双,可即便这样,宋荣妍还是拒绝了他提出的做他女人的要求,转而投入傅家二少的怀抱。人人都在唾弃她,只有她自己知道,傅尉衍是她最恨的仇家,几次要插他刀子失败后,宋荣妍学会了利用自己的身体优势和某方面技巧,在心里发誓,总有一天她会报血海深仇。然而这世上的女人都是在把身体交给一个男人后,连心也会一起遗失了,宋荣妍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会爱上傅尉衍这样冷血又不择手段的男人,更可悲的是他不过把她当成感情上的替代品。这世上所有人都知道,她是他最爱的女人,偏偏只有他一直都在别人身上寻找她的影子。最黑暗又尔虞我诈的名利场,利用和反被利用,她从一开始就是这场争斗里的牺牲品,曾经宋荣妍的命运和生死由傅尉衍操纵,到最后她终于成为了傅尉衍最大的对手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【版权属若初文学网所有,私自转载盗版必追究责任。】

L凰梧 · 都市言情 · 完本

同类好书

暖婚似火:男神boss,蜜蜜宠

暖婚似火:男神boss,蜜蜜宠

吃饭要抱她,睡觉要抱她,聊天要抱她,就连签文件,也要抱她坐腿上。 一言不合就开吻,一不高兴就各种咚,一见她,就两眼放光,化身大灰狼! “老公,这里痒痒,帮我挠挠”,“混蛋,不是这里”,她美眸含泪,悲愤控诉。 婚前,他高冷纯情,婚后,他粘人闷骚。 清欢忍无可忍,“我要休夫。” “休夫可以,先陪我天,再生够一个足球队,宝贝,为了你早日解脱,不如现在就生?” 十一岁那年,他初见她,从此便只有一个爱好:宠她,宠她,狠狠宠她!

安淇尔 · 现代言情 · 完本
穿越八零:麻辣小媳妇

穿越八零:麻辣小媳妇

何婷婷意外重生回到八十年代。 上一世,她肤白貌美大长腿,跨国集团大boss。 这一世,又丑又胖又邋遢,叔叔可忍,姐姐不能忍。 丑胖?不怕!减肥、美白势在必行。 邋遢?不怕!咱可勤快的狠。 人缘差,不怕!知心好友三五足以。 只是,那牛逼哄哄、高冷帅的老公,还不乖乖就范,123齐步走! 又称为《胖妹纸的逆袭人生》。看她如何逆袭白富美,撩男神的兵哥哥!

R燃火火 · 现代言情 · 完本
渣男靠边走,我要撩反派

渣男靠边走,我要撩反派

红毯气场八米,让无数黑子闻风丧胆的新晋影后阮堇一觉醒来,发现自己成了狗血小说中各种作死,最终被渣男坑死的女配。 当颜值至上的阮堇遇原著中被原身逼至黑化的绝美未婚夫唐南风,阮堇红唇微勾,目光灼灼如紧盯猎物的猎人。 只是这一个个总往她面前凑渣男渣女是怎么回事,小手一挥,走开走开,别挡着她撩美男。 小剧场—— 某酒店房间内—— 阮堇双手勾住唐南风的脖子,眼波迷离,红唇诱人:“唐少,要提前预习一下婚后项目吗?” 唐南风一本正经地推开人:“阮小姐,请自重。” 被拒的阮堇:这人好难撩。 耳根偷偷泛着红的唐南风:这女人又在玩什么把戏!

琴漫 · 现代言情 · 完本